欢迎来到
银狐的个人博客

国会骚乱者对警察的说法有疑问

凤凰城——约书亚·马修·布莱克(Joshua Matthew Black)在一段视频中说,1月6日,当人群冲进大楼入口时,他正在保护一名在美国国会大厦被胡椒喷雾喷倒在地的警官。

布莱克声称曾对骚乱者说:“放他出去,他完了。”。

但联邦检察官说,监控录像并不能支持布莱克的说法。他们说他承认他想让警察让开——因为警察挡住了他进去的路。

到目前为止,在1月6日的暴动中被指控的400人中,至少有12人对他们在国会大厦与官员的遭遇提出了可疑的说法。最常见的争论是,他们不能有任何罪行,因为警察站在一旁欢迎他们进去,尽管暴徒推开了警察的屏障,喷洒了化学刺激物,打碎了窗户,混乱笼罩着政府大楼。

今年1月,阻止乔·拜登获胜证明的混战是由时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一群支持者发起的,他们声称热爱执法,并嘲笑去年在明尼阿波利斯警察杀害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后震惊全国的大规模警察整顿抗议活动。

但在一次又一次的暴力冲突中,他们很快向警察开火。

“我们在夏天支持你们,”一名抗议者对三名警察喊道,他们被数十名男子逼到墙角,要求他们让开当全国人民都恨你的时候,我们支持你!”

国会警察没有策划暴动。他们寡不敌众,增援部队花了几个小时才抵达——这是一次大规模的失败,目前正在调查中。在整个暴动过程中,警察受到伤害、嘲笑、嘲笑和威胁。一名国会警察布莱恩·西克尼克在骚乱后死亡。

接受美联社采访的警官说,警方必须自己决定如何击退他们。他们说,没有方向或计划,他们被告知不要向人群开火。一个警察从大楼的一边跑到另一边,手拉手与暴徒搏斗。另一个决定回应遇险警官的任何电话,并花了三个小时帮助被熊喷雾剂或其他化学物质固定的警察。

三名警察给一名暴徒戴上了手铐。但人群蜂拥而至,将被捕男子带走,手铐还戴着。

尽管如此,一些暴徒声称警方只是放弃了,并告诉他们,这座建筑现在是他们的。还有一些人——包括一名被指控试图摘下一名警官的防毒面具,以使该警官暴露在熊雾中——声称是在保护警察。

来自新墨西哥州圣达菲的一名国防承包商的雇员马修·马丁(Matthew Martin)承认自己在大楼内,他声称警察正在为走进国会大厦的人开门。

马丁的律师丹·克罗恩(dancron)说,当局提交给法庭的一张照片显示,一名警官用背把门给人打开。克罗恩说,马丁走进国会大厦时,没有设置任何警察屏障,也没有人告诉人们不允许他们进入大楼。

“他认为没关系,”克罗恩说,并补充说,他的当事人在国会大厦内不到10分钟,没有犯下任何暴力行为他不知道国会的政策和程序是什么他从来没有去过那里。”

从表面上看,暴徒冲进大楼时,警察似乎退到一边的照片可能有利于暴徒的说法。在1月6日之后的几天里,这些照片助长了有关警方故意袖手旁观的传言,但这些传言并没有得到证实。

专家提醒不要下结论。

洛约拉法学院教授劳里·莱文森(Laurie Levenson)说:“在声称警察受到人群欢迎时,背景将非常重要。”他们试图控制一个快速发展的,困难的,潜在的爆炸性局势。所以我觉得还不足以说,‘警官没有抓住我。’”

当局说,密苏里州斯普林菲尔德市的迈克尔·奎克(Michael Quick)声称,当时他不知道他和弟弟从一扇敞开的窗户爬进来时,他不允许进入国会大厦。他认为,尽管看到警察穿着防暴服,警察还是让人进去了。

迈克尔和斯蒂芬·奎克的代理律师迪瓦姆勒(Dee Wampler)说,他目前还没有证据证明警察让人进入大楼的说法,但他指出,他还有数千份检察官的文件有待审查。

“如果这个案子被审理,证据将是当我的客户进入时,有相当多的警察站在周围,他们没有试图阻止流氓,”万普尔说,并补充说,他的客户没有在国会大厦内犯下任何暴力行为。

但这一论点对雅各布·钱斯利(Jacob Chansley)并不适用,这位亚利桑那州男子在暴乱中把脸涂成油漆,戴着一顶有角的毛茸茸的帽子,手持长矛。

香斯利的律师说,一名警官告诉他的当事人,“这座大楼是你的”,他是进入国会大厦的第三批骚乱者之一。

两个月前,法官罗伊斯·兰伯斯拒绝了将香斯利从监狱中释放出来的请求,他说,不清楚是谁发表了这一评论,并得出结论,香斯利无法证明警察挥手让他进入大楼,他引用了一段视频,法官说这段视频证明凤凰城男子是大楼里第一批骚乱者之一。法官指出,当香斯利从一扇门进入国会大厦时,骚乱者正从破窗爬进来。

香斯利的律师艾伯特·沃特金斯(Albert Watkins)仍然坚持说,他的当事人是大楼里的第三波骚乱者,并表示不应该让公众感到震惊,那些坚持特朗普的每一句话并认为选举失窃的骚乱者,都合法地认为他们被允许进入大楼这是他们心中的想法,”沃特金斯说。

总而言之,约书亚·布莱克两次声称他帮助了国会大厦的官员。

布莱克说,在国会大厦门口遇到他声称保护的警官之前,警察用塑料弹朝他的脸颊开枪,当时他试图阻止另一名警官在国会大厦外被其他暴徒“踩踏”。但检察官说,监控录像并没有描绘一名官员在地面上,也没有显示黑人试图帮助一名官员。

布莱克的律师克拉克·弗莱克二世(Clark Fleckinger II)没有回电和电子邮件寻求置评。

———

美联社驻华盛顿记者科琳龙对此报道有贡献。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国会骚乱者对警察的说法有疑问》
文章链接:https://www.yinhu3.com/380.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如果文章侵犯到你的权益,请查看本站免责声明:《免责声明》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愿意请我喝杯矿泉水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