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银狐的个人博客

由于担心辍学人数激增,美国学校努力留住学生

堪萨斯州堪萨斯城美国教育工作者正在尽其所能追踪那些不再来上课的高中生,帮助他们获得毕业所需的学分,因为在流感大流行期间,美国的辍学率预计会激增。

目前还没有关于这一流行病如何影响美国整体辍学率的数据——2019年是这一数据的最后一年——许多学校官员表示,现在就知道有多少停止远程学习的学生不打算回国还为时过早。但是,不断增加的失课或长期缺课的学生让专家们担心最坏的情况,学校也忙着通过社交媒体追踪任性的高年级学生,敲门,指派工作人员帮助他们弥补损失的时间,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放宽了毕业要求。

“当学生退学时,他们通常会寻找退学的机会,一个离开的机会。不幸的是,这提供了这一点,”国家辍学预防中心主席桑迪·阿迪斯最近在谈到这一流行病时说。他的组织认为,今年的辍学率已经飙升,并将在未来几年保持高位。

在堪萨斯州堪萨斯城的一所高中,工作人员已经给处于危险中的学生的家庭打了数千个电话,负责管理该市高中校长的特洛伊·皮奇说。

皮奇说:“如果我们失去了一个学生,那将是在踢、尖叫、为他们拼命拼搏之后。”。

去年春天,学校突然关闭,除非学生们想提高成绩,否则许多地区都原谅了这一点。这使得今年成为学校第一次感受到流感大流行对学生表现和参与度的全面影响。

早期的迹象并不令人鼓舞。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警告说,这一流行病已使全世界2400万儿童面临辍学的危险。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Education Statistics)的数据显示,该流行病的影响可能会抹去美国在降低辍学率方面取得的成果,辍学率从2007年的9.3%降至2019年的5.1%。美国劳工统计局(U.s.BureauofLaborStatistics)的数据显示,没有读完高中会严重损害一个人的收入潜力,辍学者每周平均比毕业生少带回家150美元。

为了让学生走上正轨,一些地方政府和学校系统已经放弃了某些毕业考试要求,或者改变了评分政策,这样错过的作业就不会有那么大的损害。但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Santa Barbara)教育荣誉退休教授拉塞尔•伦伯格(Russell Rumberger)曾撰文谈到辍学问题,他说,这种宽大处理有可能降低学术水平。

他说:“如果他们让你以D通过考试,而你不必为此付出太多努力,也许从技术上讲,你获得的是文凭,但你获得的不是大流行前那种文凭,当时的标准更高。”。

国家辍学预防中心的一份报告预测,有可能学业落后而无法毕业的学生人数将增加一倍或三倍。

在本学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他们中的一员是来自堪萨斯州堪萨斯城的温多特高中17岁的大四学生何塞·索拉诺·埃尔南德斯(Jose Solano Hernandez)。一月份,当他在同一周内一位祖父母死于COVID-19病毒,另一位祖父母死于癌症之后,他处于最低谷,他估计他每节课都错过了8个作业。

“我不会让我的父母感到骄傲,”他回忆说,当时他在一家机械店工作,白天在夜间努力学习。

索拉诺·埃尔南德斯(Solano Hernandez)一直在慢慢地削减积压的工作,因为他的学校在3月底其他学生返回之前的一个多月,把他和其他苦苦挣扎的高年级学生带回来寻求额外的亲自帮助。他说,这一变化带来了“解脱”,他现在希望自己能毕业。

该校校长玛丽·斯图尔特(Mary Stewart)说,今年秋天,数百名学生在广播中保持沉默。但由于工作人员搜捕了兄弟姐妹,并在Facebook上搜索他们的行踪线索,到今年春天,没有被统计的人数减少到了40人左右。

她说:“感恩节前一天,我去了一个年轻人的家,发现他因为精神健康问题在房间里自我孤立。”这很常见。无论在社区和世界上发生什么,我们都是一个微观系统。”

这种流行病也给芝加哥北格兰德高中的学生造成了损失。

校长艾米莉·费尔特斯说,她的一些学生为了养家糊口而从事工作,还有一些学生生病了。她的学生在四月份回来接受兼职的亲自授课,但她担心辍学人数会上升。

“我们已经尽我们所能让孩子们重新参与进来——帮助他们。她说:“我知道我的同事们也都在努力工作。”但现实是,这是一个世界性的、全国性的创伤。”

说服不情愿的学生回国并不容易。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的奥兰治县公立学校,代课教师帕特里斯·普伦(Patrice Pullen)去年12月被派去监督一组13名在虚拟学习中落后的大四学生。她说,从第一天开始就很清楚,她最重要的工作将是“重塑”这些学生的品牌,他们已经把自己视为失败者。

“你有孩子-我不夸张-他们有零。她说:“自从8月份开学以来,他们什么也没交。”。现在,11人有望毕业,另外2人也接近正轨。

在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县公立学校,18.5万学生区的中学生和高中生在至少两个班级中获得F的比例在秋季上升了83%。

学区发言人露西·考德威尔(Lucy Caldwell)说,由于学区做出了一些改变,春季的学生人数恢复到了更正常的水平,其中包括将每季度的最低作业数量从9份减少到6份,并允许教师以最低的罚罚分接受主要作业的晚点作业。不过,她说,很难说有多少学生失踪,也很难说辍学会发生什么。

考德威尔说:“这场大流行给家庭带来了情感、经济和身体上的极大困难。”。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由于担心辍学人数激增,美国学校努力留住学生》
文章链接:https://www.yinhu3.com/418.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如果文章侵犯到你的权益,请查看本站免责声明:《免责声明》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愿意请我喝杯矿泉水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